现在位置:首页 > 投资领域 > 正文
打车软件三巨头的创业故事:他们仨掀起了打车软件大战
发布时间:2014.07.08   来源:《福布斯中文版》   浏览次数:

  打车软件三巨头的创业故事:他们仨掀起了打车软件大战 

    一度硝烟弥漫的打车软件大战,在双方都将补贴降为3元之后,似已风平浪静。有数据称,过去一年,中国两大互联网巨头已经花了30亿元请全国人民打车。

  不过,享受过打车补贴实惠的你,不一定知道,与绝大多数其他互联网应用一样,这一应用仍是起源于美国。

  正是由于查韦斯·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陈伟星、程维三人的存在,才有了Uber、快的、嘀嘀这三款打车应用,才有了如今的科技改变生活。回顾他们的创业历程,相信对每一位创业者都有启发意义。

图为:Uber卡拉尼克图为:Uber卡拉尼克

  Uber卡拉尼克:

  连续6年每天被拒100次

  打车软件鼻祖 Uber创始人兼CEO卡拉尼克与一般的硅谷创业家不同,不是T恤加牛仔裤,而是一身合身的正式西装。37岁的他生于洛杉矶,小学六年级就会编写程序,是个典型的硅谷小孩。

  1998年,读大四的卡拉尼克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计算机工程系辍学,与同学合作创办了Scour网站,让网友交换音乐、影片。可想而知,这家公司遭到了30多家大型电影、音乐公司的侵权指控,要求赔偿2500亿美元损失。最后,他与同学被迫卖掉公司,偿付赔偿并宣告破产。

  2001年他卷土重来,与朋友合作创立了RedSwoosh公司,采用类似的技术为内容提供商降低网络流量负担。那段时间,他曾付不起房租、多次赔到一文不名,直到公司渐渐有所起色。2007年,31岁的卡拉尼克以1700万美元卖掉RedSwoosh,成了千万富翁。

  “想象一下连续六年每天被人拒绝一百次。”卡拉尼克说,为了提醒自己记住那段艰苦岁月,他在一双袜子上绣上“流血、流汗、吃泡面”字样。

  2010年,饱受打车之苦的卡拉尼克与两名好友萌生了用智能手机就近打车和付费的想法。很快,他们推出了Uber这款APP,与租车公司签订合约,以iPhone作为计费跳表器,让高级出租轿车能在空闲时提供出租车服务。

  Uber上线四个月后,他就知道这个点子成功了,因为公司收到了旧金山市政府发出的勒令停止营业公文。由于Uber服务跳出了传统范畴,模糊了高级租车与平价出租车之间的界限,费率未经审查,车辆没有漆成规定颜色,并挑战了主管机关的审查制度,从而引发了传统出租车公司的群起抗议。

  与律师讨论后,卡拉尼克不但不搭理公文,甚至还号召网友签署请愿书,发动以电子邮件向市长信箱反馈的活动,最后这纸公文不了了之,Uber的黑头车照样在旧金山满街跑,并逐渐进入其他美国城市。

  目前,Uber估值高达35亿美元,已进入全球70个城市,去年收入超10亿美元。Uber目前已在沪深穗开展运营,在上海的主要车型是奥迪A6和奔驰E300,20元起步价(不含任何免费公里)+0.80元/分钟+4.12元/公里。同样的距离,价格大概是普通出租车的2.5倍。

  卡拉尼克毫不掩饰公司扩张的野心,“未来只要是用交通工具传送的业务,我们都会尝试。”去年7月,其推出的冰激凌车到家服务,一天就卖出了数万支冰激凌,成功展现了跨界服务。

图为:嘀嘀程维图为:嘀嘀程维

  嘀嘀程维:

  笨方法消除“骗人”怀疑

  程维是嘀嘀打车创始人兼CEO,生于1983年。他曾在阿里巴巴[微博]B2B工作6年,后在支付宝[微博]工作两年,做到事业部副总经理的级别。2011年,他辞职创业。一开始,程维花9个月时间想了6件事情,都觉得不行,最后他锁定了打车软件。但他问了10个人,都说没戏。原因很简单,北京那些“的哥的姐”一般都40多岁,郊区农民较多,很多人除了接打电话发短信外,根本不会用什么APP;其次,叫车人的诚信也是个问题,很有可能在车没来时,就上了其他人的车。

  但程维坚信:“中国互联网改变了‘衣食住’,而移动互联网一定会改变‘行’。”

  2012年6月,程维和吴睿、李响一块创业。公司一开张,当务之急是找到愿意用嘀嘀打车的司机,否则乘客怎么叫车?

  程维决定,把北京的189家出租车公司全都跑一遍,拉动1000个司机安装软件。

  然而,跑了100家公司,全都吃了闭门羹,对方直接问:你有没有交委的红头文件?弄不到文件的程维咬着牙说,先把剩下的89家跑完再说。

  终于,又坚持了一个礼拜,北京昌平郊区的一个叫银山的小公司愿意尝试。

  到9月,产品上线首日,程维发现,只有16个北京的哥在线,方圆5公里内,乘客根本找不到司机。

  程维索性就用了个笨办法。他给一个叫徐诚的员工每天发300块钱,让他只做一件事,就是用嘀嘀打车叫车,绕着北京二环、三环、四环跑,打完一辆再叫一辆。“最后,徐诚打车都快坐吐了”,程维笑着说,“我就是要让所有司机听到手机响,觉得这东西有人用,是真的,不是骗人的,给他们信心。”

  嘀嘀就这样艰难成长。之后,便是巨头腾讯的加入,掀起了打车大战。

  目前,嘀嘀完成了三轮融资,总共融资1.18亿美元,其中腾讯投资近5000万美元。原先不懂开网络、不懂开定位的司机,现在都会玩微信了。

  程维说:“我们用了一年半时间去推动一个行业发展,一点点变革这个行业。这个业务肯定是长跑,比的是内功,内功核心是团队,团队表现出来的是软实力,例如服务。(补贴)这些短期的营销是外功,如果双方有钱,很难在外部层面分出胜负。”

图为:快的陈伟星图为:快的陈伟星

  快的陈伟星:

  主动放弃操盘手角色

  快的打车创始人陈伟星出生于个体经济活跃的绍兴,他从小就爱“折腾”。他的第一次创业是卖河沙。“我找了几个小伙伴,两人抬一箩筐,把河里的沙子挖到岸上,我们干了三天,运了大半车的沙子。卖掉以后的钱,是我来分的。每人一块钱,非常有成就感。”

  高三毕业那年,陈伟星为当地的服装加工厂写了一份营销方案。他想成立一个虚拟的营销公司,把家庭作坊都合在一起,为他们做设计做品牌。他带着方案去见工厂老板,结果签了21份合同。

  2006年,在浙大念大三的陈伟星与同学东拼西凑了17万元,创立泛城科技,并从做房地产的朋友父亲处拉到120万元的天使投资,结果几个项目都不赚钱。

  转折点来自2008年。陈伟星原本计划做一款加入游戏元素、基于校园的社区产品,却无意间偏离了自己的定位做出了一款2.5D效果的大型网页游戏——魔力学堂。“它让我们赚了两三个亿。”陈伟星说。这款产品,曾引起史玉柱[微博]、周鸿祎[微博]极大兴趣。2010年,陈伟星因为魔力学堂的成功而顺利融到了4000万元的投资,但其后的一两年,各种原因使得这一游戏业务并未像业界期待的那样登峰造极。

 

  快的是陈伟星在各种质疑声中坚持推出来的一个APP,于2012年7月上线。但在公司成立不到一年的时间,吸引到支付宝投资,产品柳暗花明之时,他主动放弃了操盘手的角色,将部分股份割让给了合伙人。“我想把泛城的事儿继续做好,所以选择不去具体操盘快的。还有一个原因是我还有很多梦想。”陈伟星形容自己“是一个不安稳的人”。

  不过,他对“快的”还是有自己的想法。陈伟星说,大家看到打车软件打仗打得很凶,人家觉得做这件事没钱赚,但他觉得这个市场的未来却有很大的想象空间。譬如,以后如果无人汽车得到普及,在路上不可能拦到车,因为它没有司机,“这就可以通过APP去调度车辆,那么,它就有收费的空间存在”。

  他设想,未来的交通将发展成为一个“云交通”,随时随地打到车,把用车成本降至最低,而打车软件是这个行业的最主要入口。

  (综合《创业邦》《福布斯中文版》中新社等报道)

本文共分 1
 
最新商会资讯
 
最新活动
郯城丽州花园项目正式
国人大厦开正式工
永康博士大会今天开幕
第七届全国市外永康商
推荐会员
·李先锋(会员) ·厉杨军(会员)
·申屠美姿(会员) ·朱志刚(会员)
·赵为正(会员) ·朱其正(会员)
·包红权(会员) ·包晓刚(会员)
·包卫星(会员) ·包正强(会员)
·陈国聪(会员) ·胡勇志(会员)
·胡福阳(会员) ·胡星明(会员)
政策法规
·进出口许可证证书管理规定
·交通运输部关于交通运输推进物流业健康发展
·价格违法行为举报处理规定
·节约集约利用土地规定
·银行办理结售汇业务管理办法
·山东省企业权益保护条例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2013年版)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快推进行业协会商会改革
版权:临沂市永康商会  Copyright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07000945号
地址:临沂市通达南路与沂河路交汇东300米国际工业品采购营销中心2楼  邮政编码:276000  联系电话:0539-7759999   传真:0539-7759998